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六月藏书情陷虐恋(全)

六月藏书情陷虐恋(全)

作者:作者:采精的小蝴蝶  来源:www.swz2.com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7-11-16

        「刘经理,九点在小会议室开会。别忘了参加哟。」「知道了,谢谢秦秘书。」看着秦秘书转身离去,我的双眼紧盯着她那双穿着丝袜修长的大腿和高跟玉足,两眼放光的舔了舔嘴唇。
  秦秘书叫秦珏,是公司行政秘书,虽然从招她入公司到现在的三个月时间里,她平时很少来我办公室,但她的身影却一直在我的眼前。秦秘书长的不能算是特漂亮,但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和漂亮的玉足,还有就是她有一种特有的气质深深吸引着我,这对我这样一个女权爱好者来说是致命的吸引。
  不知是她有意还是无意,经常在我的面前展示她美丽的玉腿和玉足,开会总喜欢坐我对面,桌下的玉足有时会勾着高跟鞋快伸到我的桌下了,所以自从她来到公司以后,每次开会我都会走神。
  ∨点整我已经准时坐在会议室里了,秦珏比我晚来一步,又坐在了我的对面,唉,再这样我就会崩溃了,心里不由自主的又走神了,手里玩的笔一下掉在了桌下。我只好钻到桌下去捡笔,没想到在桌下却看到了喷鼻血的一幕,原来秦秘书跷着腿,左脚的高跟鞋勾在足尖上,丝袜包裹的足跟裸露在外,鞋尖就在我的眼前,我使劲的吞了口唾沫,盯着眼前的尤物心里痒痒的真想扑上去亲吻,足足过了有三十秒后,我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那鞋尖上舔了一下,我想,舔鞋尖她一定不会发觉的,但我想错了,只听「咔」的一声,好象是手机照相的声音,我连忙捡起笔坐回到座位上,对面的秦秘书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我心虚的低下头。
  手机振动起来,收到一条彩信,号码是秦珏的,她要干什么?我急忙打开信息,晕,是刚刚我伸舌头舔她鞋尖的照片。随后又收到一条短信息:照片照的还好吧?用不用我传给公司其他人看看呀?呵呵,如果不想被其他人看到,现在再到桌下给我把鞋舔干净了。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呀,没想到一时的冲动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被动,还给人家留下了证据,但没想到秦珏会是这种态度,这又使自己那卑微的心理占据了上峰,多年的夙愿今天得以实现,以前只是在网上和心理的幻想今天会在大厅广众之下成为现实的那种亢奋、惊恐的心理使我的阳物瞬间直耸,在裤子里支起了帐篷。
  偷偷环顾四周,只见大家都在认真的听总经理的讲话,只有秦珏一人嘴角挂着一丝嘲笑看着我。我大气也不敢喘,假装笔又掉在地上,钻到了桌下。迷人的玉足挑着高跟鞋在我的面前颤动,象是在对我召唤,刚想去亲吻那鞋尖顺便去闻那醉人的足香,玉足却将高跟鞋轻轻的放到了地上并收了回去,我带着一丝遗憾低头去舔高跟鞋,突然感觉一阵幽香传入大脑,随后是脑袋被按在高跟鞋上,不用猜我也知道,此刻我的头上是迷恋已久的丝袜玉足,幸福的感觉充斥全身,情不自禁伸出舌头舔着高跟鞋,深深的体会着丝袜玉足带给我的快感,只一会儿,玉足离开了我的头,轻轻的踢了一下我的脸,我知道这是秦珏在提醒我时间别太长了,不然别人就该注意了,只好带着遗憾坐回到座位上,可还是感觉自己被那醉人的足香所包围,嘴里好象还留着那甜甜的味道。
  手机又振动起来,号码还是秦珏的,打开一看,我的头嗡的一下,原来这次的她又把我拍了下来,且是段小录像,画面清晰的可以看到我淫贱的趴在地上亲吻着她的高跟鞋,她的美脚踩在我的头上,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呀,居然昏了头又留下了一段证据。
  抬头偷偷看了眼秦珏,她微笑着看着我,眼里露出一丝得意。
  会终于散了,秦珏没再看我,跟着总经理出了会议室,我稍松了一口气,可想到她的手上有着我卑贱的证据,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接下来的两天,秦秘书都没再找过我,偶尔见了面也是会心的一笑就走了,我既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她没有再提会上的事,可能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了,失落的是,一段梦幻般的经历可能划上了句号,那令人激动、亢奋的感受可能不会再来了。
  §下班的时候,手机突然收到了秦珏的信息,「下班后在你办公室等」,我一下子又兴奋又害怕,今天可能我的梦想会成为现实,可我也会就此陷入深渊。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秦珏那迷人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她关好门,坐在我对面。
  「怎么样?这两天有想我吗?」
  我努力让自己放松,可没有成功,只是拘谨的点了点头。
  「喜欢我吗?」秦珏将身子靠在椅子上问道。
  「喜欢」我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的回答,心里还在做着剧烈的斗争,因为我知道,今天可能会让自己永远的失去以往的生活。
  「喜欢我什么?」秦珏将那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足架在了我的办公桌上,黑色高跟鞋的鞋尖好象是在启发我的思想。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让我如何能把握住自己,我的双眼已经被吸引住了,「喜欢您的玉足,您的高跟。」「还有呢?」秦珏好象不太满意,调整了一下坐姿。
  「还有您迷人的身躯,高贵的气质。」
  「咯咯,你还蛮会说话的嘛,」秦珏笑了,抬起玉手向我招了招,「那你还等什么呢?」「我,我」我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
  「不想跪在我脚下,亲我的脚吗?」甜甜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我这才恍然大悟,忙不迭的跪在地上,爬到她的脚下,她已经把脚收了回来,此时双腿并拢斜放在地上,看到我要俯身去亲吻那玉足,她却抬起一只脚,用鞋尖抵在我了的额头。
  「难道不用求我吗?」
  我知道她这是在进一步让我适应这耻辱的氛围,只是那双玉足对我的诱惑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想都没想就恳求起来。
  「求求您秦小姐,请您让我亲吻您的玉足吧?」说着我居然磕起头来,此时的我已然抛开所有尊严,只求亲吻那一双让我朝思暮想的玉足,就象一只下贱的狗在努力博取主人的开心一样。
  「咯咯,乖,真象小乖狗一样。」可能是我卑贱的神态让她感到好笑。
  听到她的话,我更是连想都没想,冲口而出「我就是您的小乖狗,求您让小乖狗吻您的玉足吧。」边说边磕头恳求,嘴里还汪汪的叫了两声。
  她原本只是想羞辱我,掌控我,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表现,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被降服了,是呀,谁不想有个听话,卑贱的奴隶侍侯自己呢,「咯咯」秦珏一边娇笑着,一边用鞋尖在我的头上轻抚,「谁答应收你做小乖狗了?再说了,有这么大的小乖狗吗?象大色狼一样,哪有小狗的样子。」我恬着脸陪笑着,「小狗长大了呀,我就是您脚下的乖乖狗,大但温柔。」
  「是吗?那你听不听话呀?」秦珏用她的鞋尖勾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抬起来问道。
  「听话,小乖狗当然要听主人的话了。」我急忙表着衷心。
  「主人说什么,让你干什么你都听吗?」
  「只要主人喜欢,小狗肯定听话。」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尊严,什么是脸面了,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全是一个卑贱的奴隶的想法,就是要让『主人』开心。
  「真的?主人让你做什么都行,你不反悔?如果你反悔了怎么办?」「小狗狗一定不反悔,如果反悔,主人可以把您以前给小狗gou录的片段给所有人都发了。」
  「光那点片段不行,我要再给你录一段,并且要你发誓,然后亲吻我的脚,再用嘴给我脱下高跟鞋,叼着它爬三圈,能做到吗?」说着她拿出手机,对准了我。
  我丝毫没有犹豫,先是磕了三个头,然后跪伏在她的脚下,让她用一只玉足踩在我的头上发誓「我刘平川愿认秦珏小姐做我的主人,今后听她的话,服侍她,如有反悔让我死在主人的脚下。」说完,我捧起她的玉足,在足背上亲吻了三下,然后用嘴叼住她的鞋跟为她脱下高跟鞋,叼着鞋在地上爬了三圈,最后爬回到她的脚下。
  「嗯,真乖,咯咯,」秦珏笑着收起了手机,用穿着丝袜的小脚拍了拍我的头,「现在就赏你为主人舔脚吧。」「谢谢主人,」我高兴的捧起那梦寐以求的玉足,隔着丝袜舔起来。那沁人心脾的足香,光滑冰洁的丝袜,仿若无骨的美脚给我了极大的满足,象沙漠里干渴的人遇到了甘露一样。
  我抱着秦珏的玉足舔个不停,她只是咯咯的笑着看着我,足足过了有二十分钟,她抽回双足,用足尖在我的头上点了一下,「好了,乖狗狗,舔起来没完了,看我的袜子都被你的口水弄的湿透了,今天就到这吧,还有个约会呢,给我把丝袜脱下来,它赏给你了。」「谢谢主人,」我兴奋的用嘴将她玉足上的丝袜脱了下来,叼在嘴上,并为她穿好高跟鞋,我知道今天我已经有了新的开始,她一定还会给我机会的,所以我要做个听话的『乖狗狗』,不能所求太多。
  「嗯,真乖,以后再找你,现在你可以回去陪我那漂亮的狗媳妇了,咯咯。」直到这时,我的脑海才一惊,才有丝丝的悔恨之意,才想起我那美丽的妻子,为了一时的快感,居然把这些都抛在了脑后。
  秦珏象是看出了我的念头,双脚踩在我的肩上,「怎么,反悔了?」「没,没有,」我连忙伏在她脚下。
  「放心,」她用鞋尖在我的耳朵上轻轻的抚弄,「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我们才是主奴关系哟。」「谢谢,主人,」我稍稍松了口气。
  「嗯,现在我要走了,」她将脚放在我的面前。
  「主人慢走,」我识趣的亲吻了一下她的足背,跪在地上恭送她离开。
  又是几天过去了,这几天的生活非常平静,秦珏再也没找过我,只是每天发条短信问一声乖狗狗有没有想主人呀之类的,虽然我内心里非常渴望能够再次跪倒在她的脚下,但我想没有她的命令作为一个奴隶不应该主动去找,那样万一引起她的反感,我连最的的机会都没有了,在想她的时候,我就偷偷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拿出她的丝袜亲吻。家里也很平静,媳妇每天的工作好象也很忙,我们只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在一起,其它的时间都各自忙碌着,这期间她还出过一次短差,在外地待了三天。
  已经加了两个小时的班了,我忙的顾不上吃饭,一直埋头整理资料,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有条短信,是秦珏的,「乖狗狗,忙坏了吧,主人心疼你,给你捎了点吃的,现在跪在门口等着。」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终于来了,又可以闻到亲到舔到主人的玉足了,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跪伏在门口等待。
  门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双黑色包头高跟鞋,薄薄的肉色丝袜包裹着美丽的小脚,白嫩小脚上的青筋若隐若现,我伏下头在小脚上亲吻了一下,闻着那迷人的足香,叫了声「主人」。
  「嗯,乖,咯咯,」秦珏走进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将手里拎着的食物袋放在茶几上,「过来吧,工作这么辛苦,饭都没吃,我给你买了点儿点心。」「谢谢主人,」我爬到她的脚下,磕头答谢。
  「来,看你累了,喂你吃好吗?」秦珏笑着打开食物袋,将一块点心扔在地上,用高跟鞋的鞋跟踩在上面,抬起脚放在我的嘴边。
  「谢谢主人,」我张嘴含住糕点,一边吃着,一边吮吸她的鞋跟,一边深深的嗅着她的足香。
  她时而用鞋跟喂我,时而将点心踩在脚下让我去舔,时而将鞋尖伸进我的嘴里让我吮吸。
  直到我将所有点心都吃完了,秦珏站起身来,「好了,主人已经犒劳过你了,现在要回家休息了。」「不要,主人,」我抱住她的双腿,将脸贴在她的小腿上,「主人,再让小乖狗给您舔舔脚吧,这几天小狗狗想您想的快要疯了。」我恳求着。
  「是吗?看你那可怜样,好吧,那就可怜你一次,咯咯」秦珏重新坐回在沙发上,抬起玉足。
  我高兴的捧起面前的玉足,轻轻的用嘴叼住鞋跟,为她脱下高跟鞋,近乎完美的玉足呈现在我的眼前,几天来我梦寐以求的玉足终于再次放到我的嘴边,我一遍遍的亲吻,一遍遍的舔舐,用舌头细心的去感受丝袜美脚给我带来的快感。
  我动情的亲吻也传给秦珏一丝感染,她全身放松的半倚在沙发上,享受着我的舌头,我的崇拜,将另一脚架在我的肩上,用足尖抚弄着我的耳垂。
  我用舌头在她的足心轻轻的舔着,崇拜中带着温柔,此时我已经将这美丽的玉足当成了自己的情人一样,用我的整个身心去抚慰。
  我那充满深情的亲吻使秦珏也有些冲动,渐渐放松身体,将两腿架到我的双肩,我明白她是在暗示我可以向上亲吻了,我一点点向上挪动着我的双唇和舌头,顺着那被美丽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向桃源圣地而去。
  一阵甜香传入我的鼻子,她的私处居然会散发香味,真是令人难以至信,我偷偷的向上看了一眼,秦珏被我舔的已经有些动情了,双目微闭,脸颊微红,两腿软软的搭在我的肩上,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玉乳上,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向自己的私处按去。
  我的头伸进她的裙子,天,她居然没穿内裤,薄薄的裤袜遮盖不住那美丽的桃源,散发着甜香的淫水已经浸透了裤袜,我张开嘴含住了整个桃源,仔细品尝着。
  秦珏已经开始呻吟了,双手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紧紧的夹在她的胯下,我时而用舌头舔,时而用鼻子顶,胯下的阴茎已经要把裤子撑破了。
  「小坏蛋,小乖狗,嗯…妈妈要不行了,不要停。」秦珏嘴里不停的喊着。
  我更加卖力的舔吸,直到感觉嘴里的淫液突然增多,她的双腿也软了下来,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而我的脸上嘴里也满是她甜甜的淫液。我没动姿势,而是温柔的隔着裤袜继续舔着她的私处。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我从她的裙子里放出来,「你个小东西,没想到嘴上的功夫还挺厉害,是不是专门练过呀?」「没有,是您的圣地让人不由的动情。」我跪在地上回答,然后抱住她的双腿,将脸贴在她的腿上。
  「行了,帮我把袜子脱了吧,粘呼呼的,真不舒服。」秦珏抬脚将我踢开。
  我再次将头伸进她的两腿间,帮她脱下丝袜,她将丝袜拽过去,将自己的私处擦拭干净,看到我的脸上还残留着她的淫液跪在她的面前,捧起我的脸,用丝袜轻柔的为我擦去脸上的残液,那动作就好象年轻的母亲为淘气的儿子擦去脸上的汗水一样,我心里涌起一股感动,眼中竟然充满了泪水,是的,是泪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神经错乱了,是不是中了什么魔咒,一个三十六岁的大男人,跪倒在一个三十一岁的女人脚下,刚刚为她口交,就为了她用一双丝袜给自己擦去脸上她淫液的动作,竟然眼中充满泪水,竟有种要永远跪伏在她脚下的感觉,永远将她作为自己的女神一样崇拜的感觉,就象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崇拜他们的活佛一样。我再次抱住她的双腿,用脸在她的腿上轻轻的蹭着,用嘴亲吻着她的小脚。
  「妈妈,」一边亲吻一边轻声的叫着,是的,我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的冲口而出,「妈妈,我要永远的服侍您,永远的臣服在您的脚下。」「什么?」秦珏突然愣了一下,随即微笑,再后咯咯的大笑起来,「你要做我的儿子?」「是的,」我用充满真诚的眼神抬头望着她,「我是说真的,您就是我的女神,可再没有一种爱象对母亲那样的爱来表达我对您的崇拜之意了。所以,我恳求您收下您卑贱的儿子吧。」说完,我象教徒那样对着她的玉足膜拜起来。
  秦珏好象明白了我的意思,有些感动起来,用她那白嫩的小脚在我的头上轻抚了几下,又用足尖勾起我的下巴,「好了,不用再磕头了,前些天认我当主人的时候已经磕了不少了,不过现在我更相信你是发自内心的想认我当你的妈妈,我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也很高兴,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大儿子吧,不过你要记住,还是那句话,你真的能什么都听妈妈的话,都照妈妈的吩咐去做吗?哪怕是妈妈让你去服侍妈妈的情人,让你同时服侍我们?你真能做到吗?」我一下子有点懵了,我没想到她会提到这个,要我同时服侍她和她的情人,我能做到吗?
  〈到我的犹豫,秦珏慢慢收回了玉足,脸上有一丝失望,顷刻之间我下定了决心,因为我已经深深沉迷于她的足下,她的胯下,怎么能让她失望呢。
  「我能做到,一定能做到,请妈妈放心吧。」
  「不要勉强哟,」秦珏的脸上又露出一丝笑意,玉足再次放在我的肩上,「咯咯,要知道我的情人可是只有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哟,再说了,你要跪在他的脚下叫他爸爸,而且会叫你喝下我们共同的爱液,你能做到吗?」「能,」我咬牙回答,「我能做到,只要妈妈喜欢,妈妈高兴,儿子一定让您满意。」〈的出我的回答让秦珏非常满意,她捧起我的脸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将手中的丝袜放在我的头上,「乖儿子,妈妈真的好高兴,妈妈要眷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的爸爸,咯咯,这双丝袜就当是妈妈给你的改口礼吧,回头妈妈会再给你补偿的,现在妈妈就回家去告诉你爸爸这个好消息,明晚妈妈就带你回家见你的爸爸,让你服侍我们好吗?」「好的妈妈,」我再次磕头致谢并亲吻她的玉足,然后为她穿好高跟鞋,跪在地上看着妈妈的背影走出我的办公室。
  早上我就告诉我媳妇晚上单位有事,不回来了,然后精心打扮后去了单位,一整天我都是在高度亢奋、又带点惶恐中度过的,想象着晚上会怎样,没有心思工作,而也没有看到秦珏出现。
  §下班的时候,秦珏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当她刚把门闭上,我已经迫不急待的跪倒在她的脚下,「妈妈,儿子给您请安了,」说完伏在地上开始亲吻她的丝袜美脚。
  「咯咯,乖,看你那色样,」秦珏挣开我,坐在沙发上跷着腿看着脚下的我,「昨天晚上我已经跟你爸爸说过了,咯咯,你爸爸也同意收你这个大儿子,不过他说,你得先过了晚上这关才算正式同意。」「没问题,妈妈,儿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嗯,那就好,还有,咯咯」秦珏笑着说,「你的小爸爸给我出了个难题,他要你在家的时候只准穿他给你准备的衣服,那时你可能会感到难堪,而且在家的时候除了必要的行动你只能跪在地上爬行,就象狗一样,你能做到吗?」「为了您,儿子一定会努力去做,一定要让您和爸爸满意。」「嗯,」秦珏开心的笑起来,「咯咯,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因为妈妈对你充满信心,好了,一会儿下班了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回家了,现在做你的小爸爸吩咐你的最后一件事,」秦珏用腿将我勾到她的胯下,「你小爸爸让你给妈妈脱下内裤,然后穿在自己身上,咯咯。」「是,」我的脑袋里只想着怎样才能让妈妈满意,让她开心,听话的钻进她的胯下,那熟悉的甜香味道再次传入我的脑海,裙子里是条丁字裤,我轻柔的为她脱下来,当着她的面叼在嘴里,然后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将她的丁字裤穿在身上,小小的丁字裤将我的一身裹的紧紧的,包裹不住我的阳具,龟头还暴露在外面。
  秦珏咯咯笑着看着我,不时的用高跟鞋挑逗着我露在丁字裤外的龟头,然后示意我将裤子穿好,「行了,咱们可以走了。」我们先是在外面吃了饭,因为她告诉我,她的男友还没有下课,而一般下课后也不是都来她这,每周只是来个两三次,且很少和她共进晚餐,所以我们吃完饭后再回家等他。
  饭后,回到秦珏的家里,一进门,门厅里摆着个鞋柜,除了两双男式拖鞋,其余的都是女式鞋,有高跟的、半高跟的、平跟的;有红色的、黑色的、粉色的;有凉拖、船鞋、半包的,双双是那样迷人,只只是那样漂亮。
  我情不自禁跪倒在地上,秦珏按住我的头,一只脚站在地上,另一只脚抬到我的面前,「还不快给妈妈换鞋,发什么呆呢?咯咯。」「是,」我温柔的握住她的那只小脚,将高跟鞋轻轻的脱去,完美的丝袜玉足呈现在我的眼前,淡淡的足香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刚忍不住要伏下头去亲吻,后脑勺却挨了一下。
  「让你亲了吗?想让我一条腿站着累死呀?」
  「对不起,妈妈,」我连忙打起精神,迅速为她换好凉拖,「儿子有些情不自禁。」「我既然收你做儿子了,还怕没机会为妈妈舔脚吗?你个小蠢蛋,咯咯。」秦珏一边向客厅走去一边笑骂。
  我一边跟着她爬向客厅一边欣赏着她美丽的玉足美腿,「儿子一看见妈妈的美丽的玉足就情不自禁,谁让妈妈的玉足美腿是这样的迷人呢,嘿嘿。」「就你嘴甜,咯咯,不过妈妈喜欢听你这么说,一会儿妈妈让你舔个够,咯咯。」刚进客厅,秦珏不禁惊呼了一声,「呀,快看,你的小爸爸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衣服了,这都是什么呀,咯咯。」我抬头向茶几望去,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一双丝袜和一条短裙。
  秦珏坐在沙发上,拿起字条,「让妈妈看看你小爸爸怎么写的,」说着她大声念起来,「珏姐,我给你的小儿子准备了一条你的短裙,让他穿上吧,我想这也是他想的,那双丝袜先当GOU链吧,回头你再给他买条,下午我和同学吃完饭大概八点就过来,洗干净等我哟。」「这个小色狼,」虽然秦珏嘴里这么说的,可看的出她的表情是兴奋的,她看了看表,用玉足踢了我一脚,「还不快换上你小爸爸给你准备的服装,咯咯,然后去厨房把水果准备好,妈妈要去洗澡了。」「妈妈,让我服侍您洗澡吧,」我伏首趴在她的脚下请求。
  「以后妈妈会给你机会的,现在按我说的去做,你爸爸还有四十多分钟就回来了。」说完秦珏走向了卫生间。
  虽然在秦珏的面前我也曾裸体过,但让我只穿上她的短裙,一会儿还要面对另一个男人,这还是让我感到了巨大的羞辱,可这种羞辱又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想象着一会儿还要有更加羞辱的场面,丁字裤里的小弟弟硬的快要将丁字裤绷破了。
  等我将一切收拾完毕,秦珏也洗完澡出来了,只围了条浴袍的玉体呈现在我的眼前,白嫩的肌肤,黑亮的秀发,修长的大腿,纤纤玉足,看的我快要流出口水了,不能控制的下体又一次出卖了我,瞬间将短裙支起个小帐篷。
  〈我痴迷的神情逗得秦珏咯咯直笑,用玉足踢了小弟弟一脚,「这小家伙起来的够快的,咯咯,这身打扮也挺适合你的哟,现在把那袜子系在脖子上,妈妈进去要换身你爸爸喜欢的衣服。」将秦珏的长丝袜系在脖子上后,我跪在沙发边等着她从卧室出来,突然,我的眼前又是一亮,小弟弟跳了一下,在丁字裤里都痛起来,因为秦珏换了身太诱人的衣服,只见她上身只穿了件透明纱的小背心,没有戴胸罩,挺拔的双乳清晰可见,下身穿着条短的只能包住臀部的短裙,腿上穿着薄薄的黑丝袜。
  她坐到沙发上,抬起玉足,「给妈妈揉揉脚,咱们一起等你爸爸。」我捧起一对秀足,轻轻的揉起来,透过薄薄的丝袜我能感觉到她嫩滑的肌肤,淡淡的足香,那手感太美了,那足香太诱人了,我忍不住亲吻了下去,刚碰到玉足,突然想起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我怯诺的抬起头认错,「对不起妈妈,没经过您的同意我就……」秦珏将玉足盖到了我的嘴上,看得出她的神色有些黯然,「没关系,这次妈妈不怪你,妈妈看得出你是真心喜欢,要是你爸爸有你这样喜欢妈妈就好了。」「爸…爸爸不爱妈妈吗?」第一次用这种称呼去称谓一个还没见过面的比自己小许多的男人还是不大习惯,所以说起来有些嗑嗑拌拌的。
  秦珏用玉足拔弄着我的头发,用脚掌轻抚我的脸颊,「你爸爸长的高大帅气,有无数女孩子喜欢,妈妈已经三十出头了,已经没有什么魅力了,他喜欢我,只是喜欢和我做爱,能够得到比那些小女孩做爱得到的更大的满足,可妈妈真的是好爱他,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哪怕以后只做他的情人,妈妈也满足了。其实收你做儿子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主意,他要物色一个性奴,他其实有时挺变态的,可我还是会帮他,因为我太爱他了。」说着,秦珏流下了两行泪水。
  我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一个专情的女人,我一直以为象女王一样的女人不会对男人产生爱情,居然还是这样情深意切,我被她的话感动了,我感到自己对她的感情已经不是对一个漂亮女王的喜爱,对虐恋的兴奋,而是对她的景仰,是浓浓的爱意,是发自内心的崇拜。我知道自己以前叫她妈妈只是自我的一种羞辱,是寻找虐恋兴奋的称呼,而今后我会发自内心的叫她妈妈,我会跪在她的脚下用最大的努力为她带来快乐,因为我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我的『妈妈』。
  「不,妈妈,」我捧起她的双足,狂热的亲吻起来,边吻边说,「妈妈是最有魅力的女人,是最温柔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女人,儿子愿意跪在您的脚下,儿子会爱您一辈子,BBIN电子游艺→数字大转轮,点击进入会服侍您一辈子的。无论您要求儿子做什么儿子都会答应的。」「好了,」秦珏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咱们不提这些了,你爸爸马上就来了,现在妈妈让你舔妈妈的脚,舔吧。」「是,」我捧起她的玉足,深情的吻下去,我要用我对她的爱,对她的崇拜,让她知道这世上她还有一个乖儿子在深深的爱着她。
  门外响起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秦珏一下子将脚从我的口中抽出,丝毫不介意可能我的牙齿会刮伤她的玉足,那兴奋的表情象个十六七的小姑娘要见初恋情郎,「快去迎接你爸爸,」说着拉着我脖子上的丝袜向门口迎去。
  门开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走了进来,秦珏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深情的吻起来,忘记了她的脚下还有一个『儿子』。
  我跪在地上望着亲吻中的男孩,难怪『妈妈』这样爱他,从外表来看,他是个迷人的帅哥,高大,文静,只是没想到他骨子里是这样的变态。(其实我也是个变态,只是没有他那样更变态)过了有三十几秒,两人终于停止了热吻,秦珏偎在男孩的怀里,男孩看了我一眼,「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要当咱们儿子的人喽,呵呵。」「还不快叫爸爸,给爸爸换上拖鞋。」秦珏踢了我一脚,神情有些不满。
  「爸…爸爸好」我有些不自在的小声叫道,为他换上拖鞋。
  「嗯,呵呵,以后叫得了叫不了还得过了今晚看你的表现如何,先这样叫吧。」说着,他搂着秦珏走进客厅。
  我跟在两人的后面爬进客厅,两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秦珏从茶几上拿着我已经削好并切成虚的苹果喂到男孩的口中。「今天过的好吗?」「嗯,还成,这破课上的真没意思,要不是想拿个文凭,谁上呀,今天我就想着你收的这个狗儿子会是什么样,呵呵,没想到还真是人模狗样呀,哈哈。」男孩笑着,边吃着秦珏喂的苹果边用手在她的身上摸着,「这身衣服不错吧,我就喜欢你穿这样的衣服,你淫荡的样子最让我着迷,哈哈。」「讨厌,」秦珏嘴里虽然嗔道,但样子却是十分舒服,挺着胸让男孩在她的玉乳上抚摸,双唇也凑了上去,两人又开始激吻。
  男孩的手渐渐的伸进了她的双腿间停在了那里,慢慢的秦珏发出了呻吟声,手也伸进了男孩的裤子。
  「我不是说了让你在家不要穿内裤嘛,」男孩突然推开了秦珏,大声说道。
  「对不起嘛,宝贝,」秦珏连忙道歉,脱下已经变得湿润的内裤,刚要将内裤扔到一旁,男孩制止了她,一脸坏笑的对我说,「来,狗儿子,把你妈妈的内裤戴在头上让爸爸看看,」说着抓过内裤戴在了我的头上,正好双胯间最湿润的部分罩在我的鼻子和嘴上,「嗯,就这样,既可以闻又可以舔,还不耽误看爸爸玩你妈妈,哈哈。」秦珏看着我跪在地上搞笑的装扮在一旁也骄笑道,「还不谢谢你爸爸,让你这么快就得到了妈妈的内裤,这就算你爸爸赏你的了。」「谢谢爸爸,」我闻着『妈妈』胯间甜美的幽香,忍不住去舔那丝滑香甜的爱液。
  秦珏此时已经将男孩的裤子脱下,低头含住了他硕大的男根,男孩的玉茎在她嘴中迅速的膨胀,将她的小嘴填的满满的,而男孩此时却一边享受着她口舌的服务一边却打开电视看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秦珏才吐出口中的阳具,扭头对我说,「乖儿子看清楚妈妈的动作了吧,以后你也要这样为你爸爸服务。」「是,」我轻声的应道。
  男孩已经被秦珏挑起了性趣,一把掀过秦珏,让她骑在自己的阳具上开始了抽插。
  两人不停的变换着姿势,男孩果然有着超强的能力,直干的秦珏快乐的呻吟,大声的叫着。
  足足有三十几分钟才见男孩终于用力的挺了几下,在秦珏的体内爆发了,两人相互搂抱着大口的喘着粗气,而我在一旁早已不能自己,硬硬的小弟弟快要爆炸了。
  又过了一会儿,两人才分开,秦珏坐在了一旁,「儿子过来,快给你爸爸舔干净,」说着拿起我头上的内裤放在自己的胯间,「一会儿再给妈妈舔干净,咯咯,这内裤就是你晚上要干的活了。」我屈辱的爬到男孩的胯下,伸嘴将男孩的阳具含住,开始了清理工作,男孩硕大的阳具还没有完全软下来,可还是将我的嘴撑的满满的,一股腥腥的味道充斥了我整个口腔。
  好不容易才将他的阳具舔干净,回过头来为『妈妈』清理,还是喜欢『妈妈』的味道,虽然那里有那男孩的液体,但毕竟还有『妈妈』香甜的爱液混在里面,再说此时我对『妈妈』的爱也不会让我去计较这些,我仔细的为『妈妈』一点一点的舔干净流在她腿上的爱液,然后将嘴对着她的阴道去吮吸里面的混合液,并将它们一点不漏的全部吞进肚里。
  『妈妈』享受着我的服务,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嗯,真乖,好儿子」并不停的夸奖着我。
  终于我将『妈妈』的下边清理干净了,她又将手中的内裤塞进我的嘴里,「乖儿子再给妈妈把这内裤也『洗』干净了,咯咯。」……注:这篇文章已经写了很长时间了,估计还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收尾,请各位朋友不要见怪,但我一定会写完的。
  当我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快八点了,昨夜我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还盖着秦珏的内裤,要晚了,我连忙跪着爬进卧室,昨晚临睡前她吩咐我早上八点叫她,因为我们九点上班。
  床上秦珏全裸着身子搂着男孩睡的正香,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没办法,不叫她的话不知道要睡到几点了,男孩今天上午没课,所以他不着急。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