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绑架爱穿丝袜的美眉

绑架爱穿丝袜的美眉

作者:作者:采精的小蝴蝶  来源:www.swz2.com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7-11-16

        此时正是深秋的晚上,一个人散步的她穿着连身短裙正往家走,为了看快要开始的韩剧。一阵风过,她打了个寒战,突然发现尿有点急,於是只好加快了脚步。她叫欣妍,s 大学新生,因为不喜欢吵闹,所以并不住校。欣妍的父母都在国外做生意,只有春节才回来,欣妍平时不太爱说话,所以也很少有同学找她。
  今天她格外漂亮,应该说每天都很漂亮。其实她不住校除了喜欢安静之外,还因为她十分迷恋丝袜,每天都穿着,睡觉也一样,除非是髒了才会脱下来,但洗完澡之后又会马上穿上乾净的丝袜,住校就不能这样了。欣妍今天也不例外,因为天冷,她穿了两层丝袜,里面是肉色的,外面是灰黑色的,再配上纯白的棉袜,只能用迷人来形容。
  到家了,欣妍上到最高层,来到房前,正要拿钥匙开门,突然有一个男子从后面扑上来。欣妍还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嘴正要叫,一块毛巾便捂上了她的口鼻,她刚想挣扎,一股药味就冲了上来,渐渐的她便觉得自己手脚麻木,倦意也阵阵袭来……。接着那男子把昏迷的欣妍拖进了她家隔壁的房间,那男子叫城,刚搬来的,只是欣妍不认识他,而他早就想绑架欣妍了。「这么简单就成功了」城看着床上上昏迷的少女,似乎不敢相信。打量眼前的猎物,城不由紧张地嚥了口口水。这就是邻居家的美女,白皙的皮肤,小巧的嘴唇轻轻抿着,乌黑的短发虽然有些凌乱,却更显出少女的青春与活力。连身短裙包裹着纤细的身躯,修长匀称的双腿,丝袜、白色棉袜构城了难以抵挡的诱惑。城的眼前不禁一阵眩晕,但马上又回过神来,该干正事了。他从床下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开始捆绑欣妍。
  城把欣妍翻了个身,将欣妍的双手在背后并排在一起,拿来一根柔软但十分坚韧的棉绳,仔细地绑了起来。横绑几圈,绕几圈,又交叉几圈,竖绑几圈,手法十分娴熟,这样绑好了双手,他又拽了拽,不错,绝对不会把欣妍勒坏但又使欣妍不可能挣脱。接着他用相似的手法把欣妍的双腿也牢牢地绑在了一起。然后他扶起欣妍,把欣妍的手臂和身体细心地绑在了一起。这样心眼再怎么挣扎也只能不断的扭动身体,除非城把绳子解开,否则欣妍永远也挣脱不了,但城是不会放开欣妍的,毕竟他垂涎了那么久。
  接下来,城拿出一双乾净的丝袜,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欣妍的脸颊,当欣妍的小嘴在无意识中张开时,城小心地把丝袜往欣妍嘴里塞,把欣妍的小嘴堵了个结实。
  随后,拿起一只肉色长丝袜,把欣妍的小嘴一圈圈紧紧蒙住,在脑后打了个结固定好,这样做欣妍就休想把嘴里的丝袜吐出来。城又拿过另一条丝袜,蒙住了欣妍的双眼。然后城取出一小瓶防鼻塞的药剂让欣妍吸进去,免得欣妍呼吸困难给闷死。最后城用一个厚丝袜diy 的头套,把欣妍的头套了进去,这样欣妍怎么也别想把蒙眼睛和蒙嘴的丝袜蹭掉。这个丝袜头套不错,把欣妍的脑袋连同脖子十分妥帖地裹上了。城又抱起欣妍,把她装进了一个固定在床上的睡袋里,只有头露出来。这个睡袋是城改造过的,很紧,脖子处的缩口可以用绳子绑住,这样就算是欣妍没有被绑起来也别想从睡袋里出来。城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作品」,得意地笑了。接着他打开了电视,调到24小时频道,然后锁上房门出去了,他要去远郊取东西。
  这栋楼因为价格太贵,住的人很少,隔音效果又很好,城又在绑欣妍房间的每个角落都装上了隔音材料,连窗户也是双层的隔音玻璃,就算在房间里打架别人也听不见。不久,欣妍从很不舒服的睡眠中醒来,在黑暗中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存在,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痛,嘴巴和眼睛上好像还蒙着什么东西。她突然想起刚才的事,惊恐地要坐起来,却发现到身体的完全不听使唤,好像整个身体被粘结剂粘了起来一样。欣妍意识到自己被绑起来了,於是开始拚命挣扎,却只能裹着睡袋在床上蠕动着身体,想喊救命,却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微弱的「唔……唔……」声,喊不出来,看不见,欣妍害怕急了,绝望地想挣脱全身的束缚。脸上的感觉很熟悉,是她最喜欢的丝袜,可现在这蒙在脸上的丝袜却让她拚命想蹭掉,可任欣妍怎么努力,头套还是牢牢裹着,蒙嘴和眼睛的丝袜就更不可能蹭掉了。
  欣妍忍不邹了,但眼泪很快被丝袜吸乾了。欣妍现在就像一只扎得结结实实的粽子,她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被绑架了,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只好继续徒劳的挣扎,拚命扭动着身体。渐渐,欣妍累了,鼻子费力的呼吸着。
  这时她才注意到电视的声音,整点报时,十点了。绝望的欣妍稍微平静了一点,毕竟这样徒劳也只是白费力气。
  ∩是正当她想办法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更麻烦的事情「尿急」。刚才还没来得及回家放松就给绑了。这下欣妍又恐惧起来,还不知道要被绑到什么时候,要是憋不住了怎么办。欣妍又开始了奋力的挣扎,试图转移注意力,但尿意似乎故意和她作对,欣妍越是怕,尿就越急,要忘记尿意已经不可能了。欣妍好后悔刚才在街上喝下的那一大杯奶茶,这下欣妍更难受了,被人死死得绑着,堵着嘴蒙着眼,欣妍想要大哭,却依然只能发出细微的「唔……唔……」声。面对越来越急切的尿意,欣妍只能紧紧夹着双腿,虽然她的美腿早被牢牢得绑在了一起。
  欣妍照旧只能费力地蠕动着身子,连坐起来都不可能。欣妍意识到自己被什么东西裹着,然后用绳子固定在床上。
  於是欣妍使出最后的那点力气,想要将把自己固定在床上的绳子挣断,然后就可以挪动身体,利用门把手之类的东西把头套什么的拉掉,然后吐掉嘴里的丝袜,用嘴咬个铅笔什么的打电话报警。欣妍又有了希望,然而城不是笨蛋,睡袋固定得很牢,不可能挣开的,欣妍也不可能从睡袋里钻出来,所以欣妍再怎么挣扎也还是徒劳。欣妍意识到了这些,很快就绝望了,只能努力忍着越来越急的尿意。欣妍这下连哭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偶尔费力得挪动一下身子,试图换个舒服点的姿势。刚才还想趁绑架者还没回来挣脱束缚逃走,但现在绝望的欣妍反而希望那个绑架她的人能快点回来,或许还能行行好放她上个厕所,让她不那么难受。
  熬了好久,电视又一次整点报时,已经十一点了,欣妍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憋不住了。
  ⊥在这时,欣妍听到了开门声,城报着一大箱东西回来了。
  欣妍着急地「唔……唔……」着,城把欣妍从睡袋里抱出来,一下子扑到欣妍身上,隔着丝袜蹭着欣妍的脸,手在欣妍身上不住地游走。原来是个变态,欣妍这下彻底绝望了,只能徒劳地想避开那双在她身上乱摸的手。
  城的目光扫过欣妍全身,当停留在那双夹紧着并且不断摩擦着的苗条双腿时,他明白了欣妍想说什么。於是他凑近欣妍的耳朵说:想尿尿吗?只要你听话我就让你去。欣妍慌忙地使劲点头。城解开绑在她膝盖那里的绳子,翻开欣妍的裙子,伸手去拔他的两层丝袜(欣妍不喜欢穿内裤),贼笑起来,「你的穿着真让我兴奋」,将欣妍抱起放到马桶上把欣妍的两条大腿撑开,将私处对准马桶,柔声说「到地方了,可以放松了」欣妍上半身颤抖着,不断的发出「唔……唔……」的声音,显然是对这个姿势感到羞耻。然而最终生理上的压迫战胜了理智的防线,一股透明的液体喷涌而出……城将欣妍抱回床上整好衣物,从新「关」进了睡袋。
  隔着头套城看不清欣妍的表情,只能听见她隔着头套厚重的呼吸声,看样子好像在抽泣。城给自己带上了阿拉伯面罩,把自己的样子完全遮住了。城两手的手指在欣妍脖颈上游走,随后解下了欣妍的头套和蒙眼布。欣妍双眼中充满了悲伤与恐惧,再加上眼角未乾的泪痕,被紧紧堵住的嘴更加深了了那种少女楚楚可怜的感觉。「如果你答应我不喊,我就可以帮你把嘴里的东西取出来,怎么样?
  莫非你想一直这样被堵嘴」。「唔~~唔~~」
  欣妍用力地点着头。「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伤害我,我不会告诉警察的,只要您放了我……」「唔唔」欣妍的嘴又被堵上了。「我喜欢把美女绑起来,看美女这样我就很爽很舒服,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伤害你,否则……」说着,他的手上变魔术一样出现了一把弹簧刀「我的脾气不好,有时候激动起来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一些」。欣妍惊恐地点了点头。城从新把欣妍的头「包紮」好,就关了灯和电视,锁了房门到另一个房间睡觉去了。
  欣妍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恐惧和黑暗之中。
  早上,城摇醒欣妍,解开了欣妍头上脸上所有的束缚,给欣妍擦了脸,让欣妍漱了口,然后像昨晚一样让欣妍上了厕所,最后喂了饭,然后又把欣妍的嘴堵上,眼睛蒙上再套上头套,装回睡袋。就这样,欣妍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能得到最小限度的解放。每天欣妍只能早晚各上一次厕所,晚上兼大号,所以还是得憋尿。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周,欣妍差不多也给绑绝望了,不像以前那样奋力挣扎了。
  毕竟是一周没洗澡换衣服,欣妍身上也有点味道了。
  身上原本的连衣裙被剪成了碎片,丝袜、胸罩也被脱下来扔到了旁边;原本缠绕全身的绳子也被松开,不过欣妍还是没有获得自由——双手被更为坚固的手铐反铐在了背后。当她浑身赤裸的躺在盛满水的浴缸里时,还以为自己即将被侮辱,不过那个男人只是照例将欣妍堵嘴蒙眼,又在上面蒙上了一层纱布口罩。城突然伸出手,捧着欣妍的头,用力向浴缸水面下压去。「唔~ 」欣妍摇摆着头,奋力的抗争,但因为手脚被拘束,无法用力,欣妍害怕极了,以为这次自己的生命会这样就结束了。
  不久强加在欣妍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她的身体一跃而起,城伸手取下了口罩,女孩因为窒息而变得通红的脸蛋露了出来,她抽着小鼻子,呼吸这久违的空气,被堵住的口中发出沉闷的「嗯,嗯」的喘息声。城刚才的行动已经向欣妍摆明了:不要试图反抗,他具有绝对的生杀大权。事实也证明了效果,欣妍没有一丝反抗,最多发出一两声的轻微的呻吟,在丝袜封堵下,几乎听不到。
  洗完澡擦乾了欣妍的身体,城用一张大浴巾将欣妍裹了起来放在椅子上。开始喂她吃早饭,看来浴巾太单薄了,欣妍一直在抖,她很快吃完了城喂她的热饭菜,也没发现里面有迷药,没多久就昏昏沈沈睡过去了。
  城把欣妍抱回床上,从床下拖出了昨晚带回来的一箱东西,原来是几条连身丝袜,还有紧身衣,紧身长手套什么的。看样子会有个大工程了。他先用一些棉花塞进欣妍的尿道,然后贴上卫生棉再穿上超便袜;接着用丝袜塞进欣妍的嘴里;再来是一件脚包到头的全包裹样式的肉色连身丝袜,很紧而且弹性很好。穿好后城用小型缝纫机缝好背后的开口,这样即使欣妍没有被绑着,不借助工具也脱不掉这柔软贴身却又无比坚韧的特制全包裹样式连身丝袜装。
  隔着丝袜,城用另一条大腿长丝袜将欣妍的嘴蒙住,丝袜没有影响欣妍的脸型,只有嘴唇处略微突起,但并不影响整体的平整。接着他又给欣妍又穿上一层肉色连身丝袜和一层白色连身丝袜,都妥帖地从脚包到了脖子。然后再用弹性绷带将整个下体封得严严实实。就这样连身丝袜包满了欣妍全身,透露着一股神秘的诱惑。城接着又拿出一套纯白的紧身弹性韵律服,小心翼翼的帮欣妍穿上,再抚平身上的每一处褶皱。白色半透明的紧身韵律服,紧紧贴着欣妍的连身丝袜,泛着淫靡的丝光。接着城又给欣妍戴上了长过手肘的白色紧弹性手套。城接着把欣妍的眼睛用另一条大腿长丝袜蒙上,拿一个精緻超薄的弹性丝袜头套,将欣妍的脑袋套住,并与连身丝袜和紧身衣相连,接着用微型缝纫机将它们缝为一体。
  城两手在欣妍身上从头到脚贪婪的抚摩着。纯白泳装式样的紧身衣、连身丝袜和长至手肘的紧身手套,在城的「帮助」下,欣妍陆续穿戴上了这些精緻,性感的服饰。
  接下来就是严密的捆绑了,城抓过几捆长布条,像原来那样把欣妍捆绑了起来,在关键的地方又进行了加固,想要挣脱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这次他没有把欣妍装进睡袋,而是另有打算。城将欣妍的双腿套入一只大号的白色大腿长丝袜,大腿丝袜一直套到欣妍的翘臀,延伸到欣妍的腰部。拘束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了得,他又转身从那一大叠相同的连裤袜中拿了另一只,开始第二层的包裹。这样直到所有的裤袜一共五件全部穿在了双腿上,多层裤袜良好的弹性成为最有力的拘束,完全将欣妍的双腿束为一体。为了保持全身的匀称上身也有相应的穿着。
  城再拿出几只白色的大腿长丝袜,从头开始将欣妍的上身,连同被拘束的双臂一起套了进去,接着一直往下拉,胸部,腹部,下沿一直包到了臀部,被扎进裤袜之中并缝为一体。当然,同样穿了五件,保证上身拘束也是一样的严密,欣妍此时彷彿成了一个丝袜的茧子。在这样一个寒冷的秋日中显得是那么温暖、柔和。
  欣妍现在的状况只能用「最糟糕」来形容了:眼睛被蒙着,嘴里也被堵得严严实实,再加上那层层的丝袜装,想发声是不可能的事情,呼吸也受到限制,不过丝袜的透气性还算好,只要欣妍不剧烈挣扎搞的气喘嘘嘘的,呼吸就没问题。
  欣妍看不见任何东西,不能说话和行动,唯一能活动的,也许只有大脑了。
  城在欣妍身上蹭着,现在就等欣妍醒过来了……过了不久欣妍醒了,虽然脑袋依然昏昏沉沉,但她很快发现自己被包裹在了层层的丝袜之中。
  欣妍想脱掉全身的丝袜,但很快她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被更严密的捆绑束缚着,只能在床上蠕动着曼妙的身体。突然她感觉到男子紧紧压在了自己身上,不断的抚摩,不断地蹭着她的乳房。欣妍拚命挣扎,但马上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呼吸跟不上了。
  渐渐欣妍的私处有了感觉,城的刺激已经勾起了欣妍的性欲,刺激着欣妍私处敏感的神经。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绝望地扭动着身子,使劲「唔……唔……」
  着,希望这个禽兽能快点住手。但欣妍的挣扎与「叫喊」更刺激了城的感官,他更欢地抚摩着欣妍的身体。而此时欣妍已经难以自制,又只能任凭这个变态折磨着自己,欣妍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城看见欣妍快不行了,於是停了手,坐在床边欣赏着欣妍费力喘气的样子。
  此时欣妍已经累得不行了,不久就昏睡过去了。睡梦中,欣妍正在街上走着,突然眼前像蒙了一层纱,什么也看不清了,正想伸手把挡在眼前的东西拿掉,却发现手根本动不了。於是想喊路人帮忙,可怎么也喊不出声,眼看路人都走开了,想追上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迈不开步子。突然一切都消失了,眼前只有黑暗。
  欣妍醒了,动了动身子,此时她似乎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噩梦有什么区别了。
  欣妍忍不邹了,但在层层丝袜的压抑下,怎么也哭不出声。
  她不明白那个变态为什么要绑架她,为什么要剥夺她的自由,要这样折磨她。
  到了中午,成并没有给欣妍喂饭,更没有解开束缚的意思。
  他实在舍不得拆开这完美的包裹,任凭欣妍「唔…唔…」地挣扎着。
  眼前的美景让城气血上涌,他忍不住又扑到了欣妍身上,不断刺激着欣妍的感官。
  许久,欣妍再也忍受不了,发了疯似的拚命挣扎,拚命「唔。唔。」地想要喊出声,但这一切只是徒劳。
  欣妍挣扎了一会儿,不动了。因为情绪过於激动和缺氧晕过去了,城赶紧隔着头套往欣妍鼻子里吹气,给欣妍做人工呼吸。真是个变态,这时候了都不肯解开束缚,哪怕是让她呼吸顺畅一些。大概是城料到欣妍不会有事,他竟丝毫不紧张。果然欣妍很快就恢复过来了,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脑海里死的念头都有了。城给欣妍盖好被子,欣妍便很快睡着了。
  睡了很久,欣妍醒了,被尿憋醒的。渐渐尿意越来越急切,在加上尿道塞着的棉花刺激,很快欣妍就感觉自己要控制不住这该死的尿意了。
  她使劲「唔唔」着,身子在床上不停扭动。城明白了欣妍的意思,贼笑着说「又想尿尿啦。偏不让你去,你要敢尿在我床上我一定会强奸你的,自己看着办!
  我真舍不得给你解开束缚,更舍不得放走你这个大美人……」 欣妍很害怕,她想起了曾经在小说中看到的女孩子被迫在绑架者面前小便然后被强奸的描写,她更绝望的忍着尿意,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知道多一点时间就多一点希望。欣妍拚命夹紧根本就分不开的双腿。挣扎着坚持了好久,她终於再也抵抗不过生理上的急迫,尿了出来。
  然而由於棉花的阻塞和卫生巾、丝袜、绷带的层层包裹紧缚,尿有一大部分被堵在了尿道里,只能慢慢流出来,欣妍越尿,尿意却越急切,想停都停不下来。
  尿液慢慢浸透了欣妍的衣物,沾湿了床。正当欣妍惊恐万分的时候,城脱了裤子,扑到了她身上,近乎疯狂地抱着欣妍乱蹭,接着又爬起来抱起欣妍的丝袜脚贪婪的嗅着吻着,欣妍的丝袜脚湿了一大片。
  接着成把欣妍的脚按在了自己的老二上,欣妍挣扎着,裹在一起的美脚不住地动啊动,强烈刺激着城的性欲,不久他就射了,乳白的液体沾了欣妍一脚。正当欣妍以为自己在劫难逃之时,她又嗅到了那股药味,还没来得及多挣扎几下就昏迷过去了。其实城最后并没有强奸欣妍,他发泄完了就解开了欣妍全身所有的束缚……不知道睡了多久,欣妍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温暖的被窝里,全身的束缚都不见了,皮肤好像被什么柔软舒适而又温暖的丝织物包裹着,久违的舒服。
  欣妍身上正散发着清香,显然刚洗过澡。
  难道刚才是噩梦,不对!欣妍发现自己只单穿只一件乾净的白色超薄连身丝袜,手腕上还有淡淡的勒痕,她惊恐地爬起来,费了很大力气脱掉了连身丝袜,低头看了看,自己并未被强奸,她松了口气。
  欣妍找借口和父母商量搬了家,她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经历了这件事情,欣妍依然没有改变对丝袜的迷恋,甚至连洗澡都舍不得把丝袜脱掉,确切地说是除非穿破了,否则从来就没有脱过,洗澡可以一起把丝袜洗乾净,又很容易乾,所以不需要脱下来。丝袜俨然成了欣妍下身的第二层皮肤。她经常还会想起自己被连身丝袜层层包裹的感觉,不过后来她看到绳子就害怕,被绑起来太难受了。
  然而她遭捆绑的故事远未就此结束…
  …转眼,到了次年夏天,学校组织到旅游。今天欣妍依旧穿着丝袜,不过没有穿裙子而是换上了运动短裤。丝袜和短裤的摩擦让欣妍感到很舒服。下山时候,欣妍渐渐跟不上队伍了,於是她让同学先走说自己累了。
  其实是因为欣妍今天穿的那双鞋子太紧了,走了一天脚都痛了,哪快得了。
  ⊥在一个拐弯的地方,欣妍背后闪出一个人影,紧接着一块毛巾蒙住了欣妍的口鼻。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遭绑架了,想起上一次的经历,欣妍拚命挣扎,但很快意识就模糊了。
  醒来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了一张大靠背椅上,怎么都动不了,眼前一片黑暗,自己的眼睛又给蒙上了。「唔。唔。」欣妍惊恐地挣扎着,绳子却纹丝不动。这时欣妍感觉有人在捏自己的脸,难道又是色狼,「唔唔」欣妍绝望及了。
  「你逃不掉的,别白费力气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完他便锁上房门出去了。此时的欣妍无助得挣扎着,绳子勒得欣妍很疼。屋子里十分闷热,欣妍早已经是满头大汗,衣服都湿透了,丝袜和着汗水紧紧粘在腿上。
  这样过了很久,被堵嘴的欣妍已经口渴及了,又累又热又饿,欣妍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这时外面近来一个人,一把扯掉欣妍的堵嘴布,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喂欣妍吃了点东西又灌了好几碗水,欣妍肚子都快给撑大了,然后又塞住欣妍的嘴走人。
  晚上,屋子里四处飞着蚊子,把可怜的欣妍咬得浑身是包。
  衣服又粘又臭,脚被鞋子挤的很疼。坐了大半天,屁股也痛了,喝了那么多水,渐渐尿意也来了。其实欣妍害怕的不单是被绑起来,还有堵嘴,蒙眼和尿急。
  到了早上,欣妍的尿又要憋不住了,却没有人来,坚持了好久,还是尿出来了,丝袜和裤子湿了一片。正当她绝望之时,警察破门而入解救了她。原来同学等了好久不见欣妍回来集合,担心她出事就报了警。绑匪原来要绑架的不是欣妍,抓错人了。
  …过这次,欣妍对捆绑更恐惧了,然而开朗的她很快就忘了这件事……大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又是一个深秋的晚上欣妍参加完舞会正往家的方向走着。
  此时的欣妍依旧是那个漂亮无比的少女,只是少了点稚气,多了点成熟的美丽,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她并不知道今晚等待她的将是一次长久的捆绑与束缚。
  走到一个无人的街角,欣妍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背后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欣妍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闻到了一股药味,「唔唔」挣扎了几下,很快就失去知觉了。
  那人把欣妍拖进路边的一辆轿车,绝尘而去。车最后开进了一座别墅,那人抱起欣妍上楼,把她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接着他又给欣妍吸了点迷药,看样子又会有大工程了。
  果然,他从柜子里抱出了一大堆东西,是连身丝袜什么的,又是城绑架了欣妍。他拿起一件薄得几乎透明的肉色连身丝袜,得意地笑了。这次城用的不是普通的连身丝袜,虽然它有着和市售高档连裤丝袜一样的质地、手感和外观,但却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
  原本是为探索火星的宇航员而发明的布料,却不知道城用什么方法,从美国搞到了这种材料,做成了这些透气性级佳,级富弹性同时能够自动清洁皮肤调节温度,丝薄柔软而又无比坚韧,拥有贴身曲线的连身丝袜,当然,和上次一样,是从脚包到脖子的,还带有一个同样材料制成的头套,除了在裆部那里留有可以打开并可以紧密贴合的歇口之外,全身没有一处接缝,就连手套那里也是一样,看来城在很长的时间内是不打算给欣妍脱下这特制的连身丝袜了。
  城脱了欣妍的鞋子和棉袜,忘情的嗅着、舔着、吻着欣妍的丝袜美脚,把欣妍的丝袜湿了一大片,他原来没有恋脚僻,不过自从上次看到了欣妍的娇嫩的美脚之后就深深喜欢上了欣妍的丝袜脚。陶醉之后就该干正事了。
  他脱光了欣妍身上的所有衣物和丝袜,修剪好欣妍的指甲,将欣妍的阴毛刮除乾净,再用湿纸巾把欣妍全身擦了一遍,又用特制的乾洗剂给欣妍洗了头发,虽然欣妍身上本来就挺香的。他拿那件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服,脖子那里的开口,那丝袜的弹性相当好,城小心得将欣妍的脚套进去,逐渐向上拉,将欣妍的美腿裹进了丝袜中。
  穿好双脚后慢慢向上拉,丝袜包裹了小腿、大腿、臀部、再拉到了胸部。城小心地将欣妍的手臂套进去,费力地将欣妍的手指套进连身丝袜的手套中。最后丝袜包过肩膀、脖子。城用丝袜小心堵好了欣妍的小嘴,整了整欣妍的头发,给她戴上了同样材质但颜色较深的头套。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抵挡不了这样的诱惑,城扑到欣妍身上尽情地摩挲着。
  接着他又用同样的方法给欣妍从脚到头穿上了第二件,第三件。欣妍好像被这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服整个吞下了一般,全身每个角落都被妥帖地包裹了起来,丝袜已经成为了欣妍的第二层皮肤。因为这特制的丝袜材质透气而且弹性非常好,所有丝袜都非常贴身紧实,蒙嘴的丝袜就可以省了,头套由於颜色较深,套三层已经不太透光了,所以蒙眼的丝袜也不用了,这样全身的线条都可以保持欣妍原来的曲线。此时欣妍的这身装束,已经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了,欣妍想自己脱掉这完美的连身丝袜是不可能的。
  这完美的连身丝袜服,裆部留有十分精巧的缝型开口方便排泄,而且开口不用手分开会紧密地贴合上。城接着分开了欣妍的双腿,打开了裆部的开口,把一小团消毒棉花紧紧塞进了欣妍的尿道,再贴上卫生棉。
  后面就是严密的捆绑了,城抓过几捆柔软的长棉绳,开始了比上一次更加认真严密的捆绑。城抓过一条棉绳穿过腋下在欣妍乳房上部缠绕了几圈,又绕到手臂将上臂的上半部分牢牢捆在身体旁。而乳房下部也几圈,将上臂的下半部分和身体连成一体。在那乳沟部位,上下的绳子被拉到了一起,用另一根绳子捆住饶到背后,欣妍的乳房呈现出了更诱人的曲线。
  接着另一条绳子在欣妍腰部缠绕了几圈,将欣妍的手腕固定在了她的小蛮腰上,随后绳子又绑住了她下臂中部,绕过来和背后剩余的绳子打个结,把整条手臂和身体牢牢固定在了一起。最后他从欣妍手腕那里引出两条绳子,穿过欣妍私处勒紧,绕到前面和腹部的绳子绑好,就像给欣妍穿上了一条绳子做的丁字裤,这样只要欣妍稍微用力挣扎,绳子的摩擦就会让她敏感的私处受不了。
  城的绑法十分高明,他研究了人体的骨骼结构和血液循环以及新陈代谢,绳子的每个结点都互相牵制,哪个都松不了,而且不用紧紧勒住,只需稍微保持一点力度就足以让欣妍永远都无法挣脱并且不会影响到她的血液循环,绑多久都可以,只要城愿意照顾欣妍的吃喝拉撒。欣妍的双腿也被用类似的手法严密得绑在了一起,原本就很漂亮的双腿加上棉绳的捆绑,更加的性感和诱人。
  ⊥这样,绳子逐渐爬满了欣妍全身,好像给她穿上了一件绳子做的衣服。束缚不会这样就完了,城又拿一只特大号的白色大腿长丝袜,紧紧的将欣妍从头MG电子游戏→复古老虎机,点击进入到脚包裹进去,最后用宽布条绑好防止它由於欣妍的挣扎而逐渐滑落。欣赏着眼前完美的束缚,城已经难以抑制心中的冲动,在欣妍身上乱摸起来。现在就等着欣妍醒来,欣赏她奋力挣扎时的曼妙身姿了。
  不久欣妍醒了,连身丝袜那熟悉的感觉立刻让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唔唔」,欣妍拚命挣扎着,她可不想像上次一样被折磨,然而她绝望得发现,想要挣脱这全身的束缚是不可能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欣妍苦苦哀求,但自然只能发出微弱绝望的「唔唔」声。欣妍苦苦挣扎着,渐渐没了力气,侧躺在床上费力的呼吸着。
  「怎么样,舒服吧,上次放了你是因为我没办法将你完美地束缚,但这次不一样了,我要天天这样绑着你,至於是绑多少天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一天,又也许是一个月或是更长时间,全凭我高兴。」这个熟悉的声音让欣妍更加绝望。又是那个变态,上次那样绑了还不够吗?
  谁来救我,我该怎么办……欣妍忍不住大哭,然而只能发出低低的「唔唔」声。她奋力想要挣脱,不然就完蛋了,没准真会被他绑着折磨死。但哪挣脱的开呢,一身的捆绑与束缚是那么的严密。「做我的宠物好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但你绝对别想逃。」「唔唔」欣妍挣扎着,自然是不愿意。「哟,你答应啦,既然答应了干吗还扭来扭去那么不情愿呢,乖啦,我用连身丝袜和绳子给你织了个温暖贴身的小窝,你就好好享受吧,别老想着逃。」欣妍无法反驳他,只能用力摇着头扭动着身体表示抗议,但城哪管这些,被我绑了就别想得到自由,谁叫你那么漂亮呢。突然,城又扑到了欣妍身上,将头埋入丝袜少女的双乳之中,贪婪的蹭着,崭新尼龙与欣妍淡淡的体香混合在一起,刺激着他的神经,双手抱得更紧,两腿也上来夹紧了欣妍。被紧缚的欣妍面对突如其来的「侵犯」,被束为一体的身躯只能笨拙的左右翻滚来挣扎,同时脑袋也拚命晃动,小嘴里发出「唔唔」的呼救声,不过在丝袜的阻隔下还没有身体在床上的摩擦声大。随着手的抽动,绳子毫不客气地刺激着欣妍的私处,很快她就有了感觉,慢慢开始分泌出黏液。
  城好久才停下来,此时欣妍已经精疲力尽了。
  渐渐安静下来的欣妍发现如果没有这样的捆绑,其实穿着连身丝袜是非常舒服的。这该死的捆绑。欣妍正在胡思乱想,却发现自己又隐隐有了尿意,又要憋尿了,欣妍顿时害怕起来。塞在尿道口的棉花进一步刺激着欣妍的尿意,不久她就觉得难以忍受了。
  「唔唔」,欣妍挣扎着,但又不敢太用力,因为那两条绳子会加剧她的尿意。
  「唔唔」
  欣妍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像上次一样抱她去上厕所。可是城好像故意装傻,把欣妍像上次一样装进睡袋,锁上门走了。「唔唔」,欣妍可不想再尿在身上,不然会被强奸的。「唔唔」,欣妍挣扎着,绳子和棉花的刺激让她难受极了,她不明白那个变态为什么连厕所都不让自己去,就算是宠物,上个厕所也是应该的呀。
  ∩房间里只有她自己的「呼救」
  声和睡袋与床铺的摩擦声。欣妍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但熬了一个多小时,终於还是坚持不住了,欣妍一气之下用力的尿着,乾脆把尿都排乾净吧。可由於棉花的阻塞,欣妍越尿越急,尿得十分不畅与难受又停不下来。最后欣妍发现尽管自己尿出来了,可一点都没湿,「难道他给我穿了纸尿布。
  ∩我分明只能感觉到那如丝绢般柔软的卫生棉啊」,不管了反正没湿就好。於是累坏了的欣妍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原来那卫生棉也是特制的,薄薄一片却能够通过自身内部的一系列反应,至少可以快速吸乾一升液体,这就是欣妍刚才尿而不湿的原因。
  这样城就不用总是麻烦的抬欣妍去尿尿了,只需要晚上让她上个大号,换片卫生棉就可以了,这样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给欣妍解开哪怕一点点束缚的次数。
  早上城摇醒欣妍,脱掉两层的丝袜头套,把第三层头套翻上去一点,露出欣妍的小嘴她漱口,喂饭。「求你不要堵我的嘴好吗,我保证不会喊,求你了,我一定听话,堵嘴太难受了,我求你,唔唔。」城丝毫不理会欣妍的哀求,他就是喜欢听欣妍的「唔唔」声,太刺激了。这次他并没有马上给欣妍套上黑色的那个头套,得让欣妍的眼睛见见光,不然时间久了会瞎的。透着半透明的头套,他欣赏着欣妍那美丽的脸庞,欣妍也在努力要看清城的样子,不过隔着丝袜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这样,欣妍在绝望之中过了好几天。这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果然不一般,欣妍身上依然很乾净,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清香。只是欣妍在经过了这些天的束缚,渐渐觉得身体已经不属於自己了,自己彷彿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行动能力了,和残废有什么两样,欣妍彻底绝望了,放弃了抵抗。
  虽然失去了自由,但城把欣妍的起居照顾得很好,欣妍也渐渐接受了自己已经变成「宠物」的现实。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了,同事以为她辞职了,竟也没有人起过疑心。漫长的一个月过去了,欣妍已经不那么恨眼前的这个男人了,但她依然幻想有一天自己能够从获自由。被严密束缚了这么久,也许欣妍此时连站都站不稳了吧。一天,欣妍正苦苦挣扎着,突然一群警察破门而入,原来城的公司经营出了问题,他骗取了巨款想逃走,行为败露又杀人灭口,此刻正在家里收拾东西,也不管欣妍的死活了,就像丢掉失宠的宠物一样。也难怪,一个心思都扑在了欣妍这个丝袜美女和她的紧缚身上,公司不倒才怪,警察到他家抓人来了。
  欣妍拚命「唔唔」地挣扎着,警察们冲进房间后,都被眼前这个不断扭动的丝袜茧惊呆了,很快他们明白了,这是一个被紧缚了很长时间的少女。於是男警察退出房间,留下两个女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解除了欣妍全身所有的捆绑与束缚,她扑到女警怀里放声痛哭……经过这一个月的紧缚,欣妍连路都走不清楚了,但身材却由於那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而被塑造的更加迷人。
  …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和心理辅导,欣妍又回到了那个幸福的世界之中,此刻她深切体会到自由是多么的美好。后来城给判了死刑,这下欣妍安全了,但无可救要的是欣妍现在却十分怀念那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她虽然害怕被捆绑,但依然改变不了对丝袜的迷恋,渴望着有一天能舒舒服服地穿上它。几天后,欣妍受到了一个大包裹,回家拆开一看,差点晕过去,里面是五包那种特制的卫生棉和三件那种特制的全包裹式连身丝袜加头套,不同的是裆部没有开口,欣妍定了定神,拆开里面的一封信「我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抓起来,相信这两次的绑架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所以我给你留下了这个,相信你一定会喜欢。」信的末尾是城潇洒的签名。
  欣妍顾不上多想,怀着複杂的心情穿上了城送她的连身丝袜,久久不愿脱下,心中不知道是爱还是恨……

0% (0)
0% (0)